欧洲火车漫游指南(一)

欧洲的铁路系统发达,无论是日常通勤还是外出旅行,都是最为重要的交通方式。本指南将告诉读者,在欧洲搭乘火车出行,不管遇到什么情况,请不要慌张。

72 站台

德国大学没有学费,但是每学期要缴一门学期费(Semesterbeitrag),其中包含了火车和公交的学期票(Semesterticket)。凭火车学期票可以乘坐指定范围内的区域快车(RE)和区域列车(RB),哥廷根的学期票范围除了下萨克森州的村村镇镇,还包括汉堡、不来梅和卡塞尔等周边城市,方便德国同学回家,也方便我们进城买豆瓣酱。

到德国一个月之后,终于拿到了我的学期票。正巧研究生院组织博士生去附近的小镇戈斯拉尔,参观世界文化遗产的老城和当地有名的啤酒作坊,有学期票的话便可免费乘车往返。同事极力跟我推荐,于是就报了名。

可是领队没有约好在哪里集合,到了车站之后找不到组织,我只好自己上了车。查了查行程,中途需要在克赖恩森换乘一次,七分钟时间从 Gleis 1 换到 Gleis 72。我心想这车站可真大,上海虹桥也才 16 个站台呀,走一圈下来都要个上十分钟。正在琢磨着,车还晚点了,这下可好,只有三分钟时间要跑过 72 个站台,赶紧守在门口做冲刺准备。结果下车一看,这个车站有 1、2、3、51、52 和 72 共计六个 Gleis,而德语的「Gleis」是轨道而非站台的意思。

后来我在 Gleis 72 找到了组织。

Brockenbahn 布罗肯峰上的窄轨火车

最远的车站

柏林墙倒下 25 周年之际,德铁(DB)推出了 25 欧德国境内随便坐的优惠活动。既然不管多远都一个价,那干脆去个最远的车站吧。找来地图一翻,发现东南角上有一处叫做贝希特斯加登的地方,三面被阿尔卑斯山环抱,像是一枚匕首插入奥地利。好,就这么定了。

To Berchtesgaden 最远的车站以及意外之旅

出行当日,按照计划应在弗赖拉辛换乘本地火车到贝希特斯加登。车到弗赖拉辛时,我一瞧手机怎么给我漫游到奥地利去了。打开定位一看,原来弗赖拉辛离奥地利只有一河之隔1。干脆多坐一站,也算是出趟国。七分钟后,便到了莫扎特和《音乐之声》的故乡萨尔茨堡。背着大大小小乐器的年轻人在车站大厅里来去匆匆,我们则蹭着 WiFi 焦急地查询怎么才能回德国。

后来我们乘公交车回了德国。

德铁的敌人

在萨尔茨堡的时候,奥铁(ÖBB)的免费 WiFi 赢得了不少好感,所以后来东欧之行决定在她家官网买票。一张从布拉格到维也纳,一张从维也纳到布达佩斯。买完后就可以在任意一台奥铁的售票机上自助取票,非常方便。离开布拉格的前一晚,来到布拉格总站取票,找遍整个车站也没发现奥铁售票机的影子。捷铁(CD)问讯处的小哥说,整个捷克你也找不到奥铁售票机的,赶紧重新买票吧。所以到了维也纳,第一件事便是找到售票机把票给取了。心想这下总该万无一失了吧——离开维也纳的那天,因为难民问题,奥地利和匈牙利两个国家间的所有火车,全部,取消了。

EC Hungaria 自柏林,经布拉格、布拉奇斯拉瓦,至布达佩斯的欧城列车匈牙利号

火车取消倒也算不上什么新鲜事,至少对于法铁(SNCF)来说是这样的。在巴黎的时候,因为久闻凡尔赛宫排队十分夸张,所以一大早就来到圣米歇尔-圣母院站,准备坐大区快铁(RER)C 线前往凡尔赛尚蒂埃站。结果第一趟车就取消了,等到游客快被挤得掉下站台时终于来了下一趟车。逛完打道回府,车站广播通知说,火车取消了,请等下一趟。心想可能就是法铁的家常便饭,等等也罢。等了一会,广播又通知说,本车站关闭,请乘客们离开。车能取消,车站也能取消?只好跟着人群徒步穿过大半个凡尔赛城,来到凡尔赛右岸站,机智灵活的法铁把蒙帕纳斯线(N)整个挪了过来。听说过临时换站台的,这临时换车站的还是头一次见。

不过,对于法铁和他的好基友意铁(Trenitalia)来说,其实也不存在换站台的问题:不像德铁提前半年就把每趟车的 Gleis 定下来,法铁和意铁往往要在开车前的几分钟才能告诉你该拖着行李往哪个站台跑2

既然德国人这么严谨,所以德铁一定很准时?如果你把这个笑话讲给不苟言笑的德国人听,他们也会笑趴下的。从德铁自己公布的数据来看,长途火车的准点率高达四分之三。但是人民群众纷纷表示拒绝生活在新闻联播中,因为取消掉的车次丫根本没算进来。什么动物园的跑出来的动物趴在轨道上所以晚点、什么半个德国的长途火车因为刮风全部取消、什么火车前面不开了大家下去自求多福找公交吧,我就不多说了。实际上,吐槽德铁甚至是比吐槽德国天气还好的搭讪方式。

Pünktlichkeit 准点率没算取消的车次 DB/dpa

同事 L 博士可能算个火车迷,时不时会带着儿子去坐个蒸汽小火车、拍个老内燃机车开行、刷个新火车站什么的。去年德铁接连罢工期间,每天午饭的固定节目就是吐槽德铁,「我这么个大左派,都觉得他们罢工太过分了!」

某天,他郑重其事的跟我说,「Yi,你知道德铁的五大敌人是谁吗?」「谁呀?」「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它的乘客。」

乘客其实应该保持心态平和,谁叫列车员总会礼貌的对你说,「Senk ju vor träwelling wis Deutsche Bahn!」

继续阅读:欧洲火车漫游指南(二)

  1. 回程在弗赖拉辛换乘时,专门跑去界河瞧了瞧,除了一张小小的牌子说以前这里有个关卡,丝毫看不出是两国边境。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河里的鸭子都在奥地利那边。

  2. 这里要安利一下意大利的私营高铁 Italo,商务舱大皮椅,全程免费 WiFi,还送饮料和小食哦。